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5400

主题

540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551
基金 论坛元老 2017-5-27 20:39:09 楼主
导读
“伟大的安妮”用两年半完成了漫画网红向创业公司CEO的转变。如今,“梦想婊”、“去死”的咒骂声渐渐被人淡忘,但那段经历却彻底改造了这个92年出生的射手座。

刺猬公社 | 彦东

2015年1月的一天晚上2点多,陈安妮在屋里巡视了一圈,确定沮丧、低落多日的同事们都已睡下之后,才敢打开电脑浏览微博上的留言。

“那个漫画家不该死,真正该死的人是陈安妮!”当这条获赞数千的评论突然刺进眼球时,“伟大的安妮”终于还是崩溃了,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但她哭不出声音。
这是安妮被骂得最惨的一次。当时,国内知名青年漫画家、《琉璃夜》作者深流因积劳成疾猝死在出租屋。网友的炮火突然就攻向了陈安妮,仿佛是“为了赚钱而无视版权”的陈安妮,谋害了那名年轻漫画家。

“我难道是被世界判为没有价值,该去死的人吗?”陈安妮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团队成员们沮丧、难过的表情,她甚至有那么点确信,“是不是,我真的该消失呢?”
“那对一个世界观还没有建立的小女孩是摧毁性的,我真的会怀疑,我是完全没有价值的,是该去死的人吗?”创业公司“快看漫画”CEO、1992年出生的陈安妮向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回忆起那段灰色的日子,神情依旧恍惚。

时过境迁。如今的快看漫画,C轮估值已飙升至15亿元,坐拥近亿用户,日活近千万,月活3000余万,签约了500余名漫画作者和1000余部作品。3年的时间,这家从零开始的漫画平台已经成为与腾讯动漫、有妖气同一等级的行业头部机构。

2017年5月13号,快看漫画签约作品《请把我哥带走》的电视剧项目在青岛开机,该项目由企鹅影视与中汇影视联合出品,壹家传媒承制,在湖南卫视播出。这是中国大陆第一部登陆一线卫视的漫画改编电视剧。

只是,当创业之初12个员工还挤在五道口华清嘉园一间不足百平米的出租屋时,没人想到日后公司能值这么多钱,当然也没人预料到APP上线后的那仿佛过山车般的一天。

24小时

2014年12月13日晚9点26分,漫画创作者、知名网红“伟大的安妮”在她拥有1000万粉丝的微博上发布了短篇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宣告快看漫画APP正式上线。姚晨、赵丽颖等KOL(意见领袖)也加入到了宣传大军中。
次日下午3点,仅用了15个小时,APP用户数就突破了30万。安妮欣喜地又发了条微博,并为没来得及推出安卓版而向用户们道歉,“真的感谢大家,感谢,感恩,感谢,感谢……”
但没过多久,一名同事突然大喊起来,“安妮,有人声讨我们官博上分享了别人的原创漫画,(说咱们)有的只署名没@原作者,有的还直接写了佚名!”
“为什么会这样?”安妮心头一紧。
快看漫画联合创始人、安妮的闺蜜Mandy向她汇报说,管理官博的同事以前没接触过漫画行业,不懂这些,团队也没有严格把关。但“国内的作品都得到授权了,当时我们以为APP还没有盈利,搬运部分国外的网络作品没问题。”
安妮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赶紧下令撤掉所有未授权作品,并发布道歉声明承认错误并“跟大家说清楚,国内的作品我们是有授权的”。

伟大的安妮:前网红、90后CEO和她曾命悬一线的漫画帝国

伟大的安妮:前网红、90后CEO和她曾命悬一线的漫画帝国
陈安妮
比起骂声,安妮最担心的还是资金链断裂,做网红赚的启动经费就快花光了。她从2014年4月份开始见了近20个投资人,可8个月过去,一笔投资都还没谈妥。
安妮耳边响起“你不适合当CEO”、“人人都想做平台,但不是人人都能做平台”的质疑声。而且事发当晚,她早就约好了先后投资过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的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融资异常顺利,当晚就敲定了。走出酒店,安妮长舒了一口气,“我当时就觉得,终于能对得起我的团队了,我们不会死了。”
最终,快看A轮最终融到了300万美元。
然而事件的发展还远没有到触底反弹的地阶段。深夜,当安妮回到小区楼下时,“叮”,Mandy发来了两条微信语音。
“安妮,又出事了!”
“你快点回来!”
原来,一名国内的漫画家称从未授权给快看漫画,但快看却刊登了他的作品。于是,所有人都在质疑“安妮在声明中说谎”。经过复盘和沟通,安妮发现“的确是我们在求授权过程中出了问题”。
发现错误真的出现在自己身上,所有人都瘫坐在椅子上沉默着。第一个打破沉寂的是Mandy——

“完了,完了,这下再也没有人会相信我们了。”
“伟大的安妮”巨大的号召力此刻变成了负资产,登得越高,摔得越重,在网络世界去解释清一件事情难如登天,更何况是接二连三的错误。
接下来的骂声铺天盖地涌来:APP抄袭创意、“伟大的安妮”本人漫画抄袭、“画技没有任何进步”、“梦想婊”的传言、批评声此起彼伏,快看只得一次次的发布声明和赔偿措施。

短短24个小时,陈安妮就像一次坐尽了人生的过山车。
“很不理智的乐观”

除了挨骂以外,越来越多的作者拒绝加入快看漫画,原先已经同意刊登作品的一些漫画家也要撤下作品。
创始团队成员小林(化名)那段日子最害怕的,不是挨骂,而是在每天不停游说漫画家入驻,加班到很晚之后,安妮还会一脸凝重地对他们说“用户数据又下降了”。

内容的急剧减少是致命的,如果按照谷底期的数据,他们根本不可能拿到B轮融资。
“安妮,我们团队会垮吗?”小林问。
“你个鸡婆,再说这种丧气话!”安妮假装愠怒,噎了他一句。
但其实更多时候的气氛是,当整个团队都“非常理性得沮丧”时,只有陈安妮一个人“很不理智得乐观”。安妮甚至每天都会给他们打鸡血“我们要做中国的迪士尼,这点小事儿算什么?”

起初,安妮在成员们的表情里只能看到“老板你不要这样”,“老板你何必呢”的意味。
但久而久之,团队竟然被她给说服了,“人绝望到了极点可能就是这样,只要有一点希望就会拼命地抓住。”安妮总结说。
2015年,为了摆脱外包技术架构带来的不稳定性,陈安妮决定拉一个技术合伙人并搭建属于自己的技术团队。

“没有人看好这件事,用常识想,工作后还会看漫画的人可能还不到十分之一,天花板太低”,快看漫画技术合伙人、CTO李润超告诉刺猬公社。
起初,李润超也不相信快看漫画能成,“要是安妮一开始是想拉我入伙,我可能都不会见她。”
陈安妮是互联网门外汉,毫无人脉,她用最笨的办法——加QQ群,一个一个聊。

李润超那时还是小米应用商店产品线的技术负责人,不经意间注意到了陈安妮。大学期间创过业的李润超“对年轻创业者还是挺有好感的”,于是他不仅决定帮陈安妮找人,还亲自作陪。
起初,陈安妮只懂得和对方说,“我要做中国的迪士尼”。可在对方更细致的追问下,陈安妮往往会词穷。很多问题不仅涉及中国的漫画行业格局,还得知道日本、韩国甚至欧美的很多行业知识,可她以前只是个漫画家。

伟大的安妮:前网红、90后CEO和她曾命悬一线的漫画帝国

伟大的安妮:前网红、90后CEO和她曾命悬一线的漫画帝国

但李润超慢慢发现,虽然每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背后的东西都有纷繁复杂的商业逻辑。但见到下一个人遇到同一个问题时,安妮就能迅速给出一套言之有理的回答。“哎呦,有点创业者该有的样子”,他感慨说。

可到最后,陈安妮还是没能签下一个技术合伙人。“要不我来?”李润超向陈安妮毛遂自荐,两人一拍集合。
2012年就加入了成立不两年的小米公司,李润超对创业公司的挑战有心理预期,但现实告诉他“自己太天真了”。
2015年,快看漫画要攒数据严阵以待B轮融资,这就需要公司跑得飞快,跑得快问题自然就多。光账上的钱,就有两三次差点断掉,还有些时候手续等问题没有办妥,“钱就在那里,但就是取不出来。”

发不出来工资对于一个大学生创业者主导的公司是致命的,“如果她是有社会背景背书的人还可以靠凝聚力、信誉维持公司稳定,但她没有。”
陈安妮先后又掏出几百万继续补贴公司,李润超也掏了几十万给技术团队发工资。他甚至不敢招工程师,一名后端工程师月薪起码要两万,可这两万块也许就能签下一个新作品。

李润超陷入了巨大的焦虑,有段日子几乎每天都会从梦中惊醒,担心“过了今天,没明天”。但陈安妮对这些潜在风险毫无反应,只是按部就班有问题、想办法解决问题。
李润超甚至开玩笑说,“她面对风险真的迟钝了点”,但“如果有(异常)反应,那她就不是一个合格的CEO”,从结果来看,无论是这位女CEO还是快看漫画,都让李润超很满意。

2015年底B轮融资完成后,快看漫画的事业版图越铺越大,IP开发、内容广告营销、周边商城……仅IP开发一项就涉及图书出版,动画、影视项目和游戏开发。《零分偶像》《你好!!筋肉女》《快把我哥带走》等作品的网剧、电影化项目都已上马。
他甚至对当初没人看好快看漫画感到有些庆幸,“如果有,也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了。”

变成CEO

不出意外,安妮本该和其自传漫画《安妮与王小明》中的男主——她的男朋友在广州过着小确幸的日子。一间工作室,4、5个助手,年入数百万,每天画着漫画,买间大房子把父母从乡下接来一起住。

这就是陈安妮穷尽人生前21年所有想象力能勾勒出的最美好的生活蓝图。
然而现在,陈安妮已经不太习惯别人称她为“漫画家”了,“很多记者都会说我是漫画家”,她皱起眉头,掰着手指头数,自己从2012年下半年成为漫画网红,持续到2014年下半年左右,“满打满算两年”。而从2014年为投资奔波算起到现在,“我都创业快小三年了”。
而事实上,这个身份转变曾一度让她感到恐惧。
安妮坚称,自己只有在看到“叫她去死”的评论时哭过,并且强调不是嚎啕大哭,“我一直很乐观。”
可在Mandy的记忆中,当时那场风波中的一天深夜,安妮曾主动找到她诉说了自己的恐惧。那是Mandy第一次见她哭,“哭得很伤心。”
曾与安妮交流过创作心得的少女漫漫画家青庭对安妮的变化感触颇深。她告诉刺猬公社,安妮创业后主导了两部热门漫画《整容游戏》、《复仇高中》的内容策划。

伟大的安妮:前网红、90后CEO和她曾命悬一线的漫画帝国

伟大的安妮:前网红、90后CEO和她曾命悬一线的漫画帝国
整容游戏

前者讲述了一个明明可以靠才华赚钱的女性,在整容后却走上了靠脸吃饭的道路;后者则是关于校园欺凌的故事。
陈安妮抛弃了《安妮与王小明》的青春校园恋爱题材,转而将目标锁定在了讲述人的欲望和关注现实的复杂题材。

而且这两部漫画近期都启动了影视化制作,“感觉她站在比我们(漫画家)更高的高度看作品了,尤其是创业后,她更懂得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作品”,青庭说。
在Mandy看来,安妮最大的改变是从去年年底,快看C轮融资后开始的,“她现在的思维模式不仅是一名创业者了,还可以说是,有点企业家的感觉了。”
谈起快看漫画对行业生态的作用,陈安妮抑制不住地亢奋,她宣称“能给500名签约漫画家带来名和利”;“为优秀漫画作品运营、开发版权,让新人漫画师不必再担心不能养活自己而不敢入行”;“利用平台沉淀的大数据和我们专门的内容团队,帮助漫画家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显然,创业之路并不简单。这个92年的女生如果最终失败了,并不稀奇;但如果成功了,便是一个给更多年轻梦想家的“伟大”故事。

陈安妮说,直到现在,她还会忍不住想——如果当年自己没有来北京。
“如果我没来,我的世界很可能就被包裹在那么一个小小的广州市了,这是让我最害怕的事。人的一生这么短暂,能不能在有限的人生中不断去拓宽自己对世界的认知、触摸这个世界的边疆,这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陈安妮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